欢迎来成都电信宽带网,提供成都电信宽带商务光纤,成都电信中小光纤,成都电信座机语音,成都电信光纤宽带,宽带座机,等系列业务!成都电信宽带网欢迎你!

成都电信光纤

韦乐平:运营商不怕委屈,就怕活不下去

成都电信宽带网 | 发布时间:2016-12-09 | 浏览545 次 |


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提速降费”以来,整个电信业都掀起了一股提速降费的热潮,5·17世界电信日期间,三大运营商纷纷推出系列提速降费举措,以响应国家的系列发展战略,然而从用户的实际反馈来看,运营商提速降费的诚意似乎依然不足,对于我国宽带建设的发展也存在较多疑惑。为此,通信世界网独家专访了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为我们解读电信业在宽带提速降费方面的作为。

国内宽带接入速率实际已超世界平均水平

此前,李克强总理曾提及中国的宽带速率在世界排名仅80多位,眼前世界上主要参考的网速排名是由Akamai所统计的排名,根据Akamai发布的2014年第4季度全球网速排名数据,中国以3.4Mbit/s的速率排名82位,这个排名被业界广为关注,也反映了中国宽带速率在全球排名的落后形势。对于Akamai的网速排名,韦乐平表示,根据Akamai的测试结果,中国的网速排名确实比较差,然而这其中也有不公正的客观原因。Akamai所测试的中国网速水平主要是测试中国宽带网络的国际访问速率,而由于多种原因使得国际访问速率成为我国宽带速率的一个瓶颈。韦乐平进一步指出,宽带速率是一个端到端的问题,不仅受限于网络,还受制于网站等应用层面。就网络层面而言,我国的宽带速率的瓶颈在国际访问速率,运营商自身的骨干网、城域网和接入网根本是无阻塞设计的。因而Akamai仅通过测试我国的国际访问速率不能充分反映我国普遍的宽带访问速率实际水平。

根据我国宽带发展联盟发布的2015年第1季度中国宽带速率报告,全国固定宽带用户网络下载的忙闲时加权平均可用下载速率为5.12Mbit/s,要高于全球平均水平4.5Mb/s。当然这种网络水平依然不理想,仅仅位居全球的58名左右,还有待提升。韦乐平坦言,我国尽管带宽最宽的FTTH(光纤到户)用户数是全球绝对老大,但全国真正开通20Mbit/s速率以上的用户比重仅为10.4%,电信略好一些,其用户比重也不到15%,这方面确实需要加大推进提速力度,10Mb/s速率应该作为城市宽带接入速率的一个最根本台阶,20Mb/s速率应该作为大城市宽带接入速率的一个根本台阶,100Mb/s速率也应该成为努力推广的下一个台阶。他还指出,提速降价是同步的,用户的宽带接入速率提升后,其单位比特的成本也会分明下降。

韦乐平还同时强调,中国运营商眼前在宽带建设上的投资比重非常高,而且国内光纤到户建设也位居世界前列。他指出,根据测算,自2002年~2014年,12内电信固定宽带投资达3500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固定宽带接入投资为2200亿元,占比很高。数据还显示,2014年中国光纤到户用户数为6830万户,电信一家的用户数为4500万户,中国的光纤到户用户数占全球的45%,而电信则占中国光纤到户用户数的65%。这些数据显示了我国运营商网络在提速方面有了良好的可持续提升的扎实物理基础。

降资费的着力点在于降低成本

提速降费真正让广大用户关注的仍在于进一步降低资费,实际上国内电信业资费每年都在快速下降。韦乐平透露,通过对最近十年来电信的宽带接入费降价幅度统计,平均每年每比特的宽带接入费的下降速度为30%,而过去十年,考虑到设备折旧、维护等成本支出,网络总成本平均每年的真正下降幅度只有15%,宽带接入资费的降价速度是网络总成本降价速度的两倍,这一异常现象持续了多年,完全不符合正常企业生存发展的根本经济和商业规律,难以长期维系。过去上述趋势得以维系的主要原因是电信业早期利润较高,加上近几年持续的降本增效改革,使得这种异常的趋势才干延续至今。然而时至今日,高利润不复存在,企业降本增效的空间也越来越小,这种异常趋势无法继续长期维系,必然会导致整个行业和企业的逐渐衰亡。降低资费的关键还是需要从全面降低成本方面考虑,韦乐平从五个方面解读了降低成本的关键问题。

第一,电信法缺失。电信业的发展始终无法可依,电信法经过35年依然处于难产状态,由于无法可依,诸多发展当中的矛盾难以解决。电信法的难产,直接导致了三网融合20年没有分明进展;行业市场失衡,一家独大局面历经10年不能解决,反而呈现扩大趋势;恶性竞争和局部垄断并存,严重制约了整个产业的良性发展。包括运营商的资源垄断,以及小区物业的垄断,都是其中的典型问题。除此之外,政府对市场的过多干预,也违背了技术中立和市场中立的原则,这实际上有悖于世界各国对电信业监管的根本原则。而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电信法的缺失。韦乐平强调,电信法的缺失造成了成本的极度攀升,他举例说,700MHz频段的空置就是典型代表,运营商不得不通过2GHz高频段去建设无线网络,多花费几千亿元的无谓投资,而这几千亿元的建网成本最终也都得分摊到消费者身上,优质的国有资产沦为空置的部门资产,归根结底在于无法可依。

第二,电信业定性混乱。从国家层面看,将电信业作为为战略性基础设施行业和公益性公用事业服务行业看待,而从眼前的国资委对电信运营商的考核体系来看,又将电信运营商作为纯市场竞争主体看,每年都对运营商的收成、利润和利润率、提出明确严格的考核指标,而根本忽视了其作为公共事业的公益性属性,这不仅引发了无谓的恶性市场竞争,也导致了电信业的不均衡态势持续扩大,一家独大局面越来越严重。为完成考核指标,运营商不得不聚焦于利润较高的业务领域和地域,而对于西部偏远地区很难兼顾。

第三,宽带中国战略缺乏强力推进。对于国家而言,宽带网络的建设需要上万亿的投入,仅靠运营商无法完成宽带网络的建设。虽然国家已出台了宽带中国战略,然而实际落地依然存在很多问题。例如各地纷纷出台”宽带xx”,但是多数是雷声大、雨点小,政府只是象征性的投入,最后的投入依然要落在运营商头上。韦乐平坦言,中国运营商的平均投资占收成的比重达到30%,而世界平均水平仅为16%,我国的投资占比是世界平均水平的近两倍,位居全球第二位。显然,运营商的投资无法继续大幅度增加,仅仅依靠运营商自身的投入无法满足我国宽带建设的资金需求。

第四,电信运营商去电信化改造刻不容缓。眼前电信运营商的既有体系无法满足发展需求,通过去电信化改造,下决心摆脱上百年来从观念到实践的种种禁锢,抛弃过时的、过份的、不必要的累赘和禁锢,轻装上阵,才可能比较顺利地实现成功的转型。真正实现降本增效,为宽带的提速降费提供坚实的基础。

第五,鼓励技术创新。眼前来看,依靠传统技术成本的降价空间十分有限,2015年,电信前四个月的固定宽带接入利润率只有4%左右,在利润空间大幅下滑的背景下,不断引入创新技术来降低成本将是未来的主要出路。例如未来硅光子技术的引入可望大幅度降低成本、体积和功耗,可以促进网络成本的继续健康下降。为提速降费提供广阔的发展空间。

另外,韦乐平也指出,眼前国家也在积极鼓励民营企业进入宽带接入市场,正在16个城市进行试点,年底将扩大到30个城市,这一举措也有利于进一步降低成本,激发电信业的产业发展活力。

成都电信宽带网提供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