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成都电信宽带网,提供成都电信商务光纤,成都电信中小企业光纤,成都电信座机语音,成都电信光纤宽带,座机靓号特号,等系列业务!成都电信宽带网欢迎你!

成都电信光纤

基站半年建36个黄7个 铁塔盼政策“挺腰”

成都电信宽带网 | 发布时间:2016-12-09 | 浏览375 次 |


基站建设难一直是让三家运营商头痛的难题:先是被物业狮子大开口,花费不菲搞定选址;基站在建的过程中甚至建好后,“谈辐色变”的居民要求拆除;基站没建成导致网络覆盖不佳、手机信号不好,用户们继续投诉。

运营商因此陷入了“死循环”,这是一道解不开的难题。铁塔成立后,承接了运营商基站建设任务,这道难题自然也无法回避。现在来看,遇到基站建设难的问题,铁塔很难“铁”的起来。在一些铁塔内部人士看来,必须要有政府部门的支持,将基站建设纳入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划当中。

每个月都有基站被拆除

今年4月底,广东中山市港口镇邮政大楼的移动通信基站因为电缆遭砍,三家运营商的手机用户信号都变得十分微弱。在中国铁塔中山分以及三家运营商联合发的公告中称,从2014年11月份以来,部分村民多次投诉,强烈要求关闭该基站,虽然经过政府部门、居委会和运营商多次沟通,但是村民仍然强烈要求停闭和搬迁基站。同时,由于村民阻拦铁塔也无法在周边寻找合适的位置进行基站建设。无独有偶,今年6月初,安徽合肥市某小区四面的楼顶基站引起居民不满,被要求限期拆除。

“全国各地都是这样,有的基站建设前被阻拦,有的基站建好后还被拆除,”来自上海铁塔的何欣(化名)说道,他在铁塔下属某区局工作,负责相应区域的基站建设。何欣告诉《IT时报》记者,今年以来他所负责的区域建成了36个基站,但有7个基站在建设中受到阻拦,甚至是拆除,“一个基站拆了,还有两个无法施工,另外四个基站也快拆了。”那个被拆除的基站原本是建在某大型小区里面一栋建筑物的楼顶,居民发现后不停地进行投诉,“居委会、业委会都顶不住压力,于是进行投票,结果是基站被拆除。”

何欣遭遇的是普遍现象。据记者了解,在上海,基站建设受阻或者被拆的事情每月都会发生,“每月至少会发生一两起这样的事情。”另一位上海铁塔内部人士张先生告诉记者。

腰杆子硬不起来

碰到用户投诉,基站建设根本上都会黄掉,这让铁塔人士感到“很无力”。

“居民阻拦基站建设根本上有两种方式:文和武。文的方式就是向无线电管理委员会、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通信管理局等部门以及媒体不停投诉,武的方式就是来施工现场进行阻拦。”上述铁塔内部人士介绍,不管是文的方式,还是武的手段,建设方都无力招架。“接到用户投诉后,相关部门会看我们建设的基站是否事先报备过、申报手续是否完整。如果不完整,基站肯定建不成。即使手续完整,闹到最后我们还是要拆。”

问题的核心在于,用户对基站辐射非常恐惧,所以居民一看见四面有基站,就要求拆除。上海辐射环境监测站高级工程师朱重德此前介绍过基站辐射知识,电磁辐射的国家标准是12伏/米,考虑到广播通信发射的众多需求,事实上每个基站的辐射标准只有5.4伏/米,而且地方管制比国家标准更严。实际上,在基站投入使用之前,都要经过环保部门的检测,如果不达标,根本就不能运行。“但是,现在很多基站在没建成的时候就被‘夭折’了。我们跟用户解释了很多,但是效果不分明。”何欣说道。

用户“抗拒”基站的另一重原因是认为“有碍风水”。“这种情况的确存在,一些村民不愿意一推开自己的大门就看到基站,即使挪远一点也不行。还有的企业老板,即使基站不在他的厂区,在四面也不行。”张先生说道。

期待政策支持

光纤网络建设曾碰到和基站建设一样的困难境地。不过随着政府部门出台一系列的措施,光纤网络建设进场难的问题眼前在很大程度上得到解决。

工信部和住建部2013年曾发布《住宅区和住宅建筑内光纤到户通信设施工程设计规范》的公告,公布了光纤到户建设强制性国家标准,新建住宅区和住宅建筑内的地下通信管道、配线管网、电信间、设备间等通信设施必须与住宅区及住宅建筑同步建设、同步验收。也就是说,通信设施的验收不通过,开发商无法拿到销售许可证。国内很多省市也都出台了地方性规定,在这些政策的推动下,光纤网络的建设,尤其是在新小区的覆盖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

“现在移动通信基站建设面临困难,希望也能和光纤网络一样,得到有效的政策支持。”张先生说道,比如政府在规划阶段,就把无线建设一起考虑进去。

“据我所知,在河南、吉林等地方,基站建设被纳入政府规划当中。我们也向当地政府反映了移动基站建设遇到的现实情况,现在尚处于调研阶段,我们希望能尽快有相应的政策措施出台。”

曙光出现。6月初,河南省政府常务会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支持移动通信基站建设发展的通知》,强调进一步开放公共资源、强化要素保障、提高审批效率,形成推进移动通信基站建设的强大合力。

基站难建 何以“提速”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级政府都在推动网络提速,为实施“互联网+”行动规划提供支撑。需要表明的是,提速不仅仅是有线宽带,也包括无线宽带,而且现在人们越来越倚重移动上网。如果基站建不起来,到处是网络盲区,手机没信号更别提上网,网络提速从何谈起。

一直以来存在的现象是,一碰到外界对基站的投诉,不管是运营商还是铁塔,最后都低头了。弄得基站建设就像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样,运营商和铁塔是“老鼠”,居民是“猫”。运营商们小心翼翼地,甚至有些偷偷摸摸地建设基站,生怕被“猫”发现,因为一旦被发现就完蛋了。

在世界范围内,由移动基站建设引发的权利或者利益冲突是普遍存在的,但是像国内“猫鼠游戏”这样的却是少见。因为,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制订了相应的法律调整机制。而在我国,《电信法》至今都未出台,只有一部《电信条例》,法律层级太低。

比如《电信条例》中规定,基础电信业务经许可在民用建筑物上附挂电信线路或者设置小型天线、移动通信基站等公用电信设施。但按照《物权法》规定,楼顶属于业主共有,一旦业主不同意,基站也就难建。怎么办?只能拆。还比如,某块区域因为市政动迁或者土地对外批租,基站也可能被拆。

期待《电信法》的出台,明确通信基站的公用设施属性,满足公共服务需求,可以向相关权利人支付场地费用,但是对方不得无理由拒绝。同时,也需要在城市规划中,确保基站工程与其他配套工程一样同步实施。只有解决法律法规层面的障碍,才干从源头上落实基站规划落地最根本的问题。

成都电信宽带网提供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