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成都电信宽带网,提供成都电信商务光纤,成都电信中小企业光纤,成都电信座机语音,成都电信光纤宽带,座机靓号特号,等系列业务!成都电信宽带网欢迎你!

成都电信光纤

再见A频段,再见TD-SCDMA

成都电信宽带网 | 发布时间:2016-12-09 | 浏览465 次 |


成都电信宽带网讯7月13日早间评论(岳明)去年年底,财新《新世纪》刊发了《TD式创新》的报道,引起业内热议。不同的产业阵营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发表了很多见解和评论,但当时处于风暴中心的工信部和中国移动却都保持了沉默。

笔者无意旧事重提,但最近发生的一则新闻,却令笔者不吐不快。据来自业内的消息称,吉林移动在日前A频段 Refarming TD-LTE站试点成功:79.8Mbps,下载速率持续且稳定,几乎达到理论速率!A频段内、A和F频段间的多次切换,也100%成功!文章认为,测试结果印证了A频段TD-LTE网络和CPE终端均已达到成熟商用水平。随着未来A频段智能手机的推出,A频段必将为中国TD-LTE快速发展添砖加瓦。

作为TD-SCDMA的最后堡垒,A频段也被“攻破”了,TD-SCDMA退出历史舞台的进程又加快了一步。回眼望去,真是令人唏嘘不已。在笔者看来,对于A频段 Refarming TD-LTE是必然的选择,但有两点值得业界思考:首先是节奏,是快节奏的全网大范围替换,还是分场景逐步升级;其次是设备厂商们的势力划分,是厂商各自对自己A频段产品升级还是更换设备厂商,这其中牵扯到很大的利益。

A频段 Refarming是必然选择

为什么这么说呢?在笔者看来,主要有以下几点理由。

首先,在WLAN根本上废掉之后,中移动现在根本上是三张网GSM/TDS/TDL,三网共存给运维造成很大压力的同时,也大大增加了成本。由于中移动选择的CSFB方案,话音要回落到GSM上,所以GSM的清频退网还需要很长时间,但TDS承载话音不如GSM,承载数据不如LTE,再加上本来就是一张薄网,难堪大任。

其次,工信部给运营商松绑,允许运营商不区分3G/4G频段。其实,这也是在一定程度上默许中国移动的策略,TD-SCDMA完成了它的历史任命。中国移动为之付出了很多,不能一直做雷锋。

第三,按照现有中国移动TD-LTE常规载波扩容方案,其步骤是先开启F频段后10M,然后再部署D频段。但D频段就涉及到新增RRU和天线,成本高、施工周期长,并非经济实惠方案。而A频段Refarming用于TD-LTE只需软件升级,无需增加RRU和天线,可以低成本、高效利用现有资源。

两个问题不容忽视

从现在的资料来看,中国移动还是打着农村家庭宽带旗号。在他们看来,TD-SCDMA在农村部署规模小,A频段有空闲资源,可以将空闲A频段Refarming用于TD-LTE;而且这么做非常有利于缩小数字鸿沟。

当然,在笔者看来,这既是个事实也是个借口。因为事情的前提是,中国移动对于TD-SCDMA的态度世人皆知,特别是在弄存点钱,其3G覆盖能力和电信/中国移动相比,差太多了。

A频段Refarming是个趋势不错,但有两个问题需要考虑清楚,一是节奏二是利益博弈。

如果政府监管部门完全默许中国移动的动作,作为TD-SCDMA的最后堡垒,A频段也将很快被Refarming,这也就意味着TD-SCDMA真的是结束了自己的历程,退出历史舞台,无可避免的造成了投资浪费。

有没有一个更合理的方案,比如按照不同的应用场景进行区隔,有步骤的慢慢升级,既能充分的利旧,也能保持网络后续演进。因为对于中移而言,它肯定是希望越快越好。

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厂商之间的利益博弈。移动通信市场上,有个概念叫做路径依赖,所以您就会看到,在一个新技术引入前期,设备厂商们不惜大打价格战圈地,为的就是挣以后扩容升级的钱。

在中移的TDS/TDL市场上也是一样。A频段Refarming TD-LTE的趋势不可避免,但这笔生意应该由谁来做,是原来的TDS设备供应商还是现网中的TDL供应商。因为TDS与TDL的设备厂商势力范围有着很大的不同,版图也是犬牙交错,据说这样的基站大概有近20万个,这可不是一个小事,不是一笔小钱。

成都电信宽带网提供


下一篇: 上一篇: